万历大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酒泉新闻网
▼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春节,这样又就过了。过的忙碌昏噩零乱琐碎。象那些雪地上乱七八糟去向不明的脚印,浅浅淡淡,模模糊糊。顷后被乱风扫过、抹平、把谁曾来过的痕天籁之音意思迹,卷走……北方的春节就这样。欢乐要在寒冷中进行。偶翻台历,吹开尘才忽然发现那天春来过。过年,过的混沌。年过得很新,却把人越过越老旧……很久没上网来空间了。这乍一来,霍觉空间偌大空间偌空。空的,象个躯壳。清冷,是寂静的人所惧怕的。忽然想起今年竟没有看元宵灯火。错过了一场倾城怒放的动情烟花。很多人和我都已老大不相识了。俗话说的往事已往。爱是灰尘。飘飘摇摇的落在往事前景,如同那勾挂在枯树枝头的白色垃圾袋,耀眼而惊心。令人顿觉:往事陈旧,记忆老朽。河北又下雪了。很白。河北的雪就是白。耀白耀白的那种。看到有人写《芒果街上的小屋》了。真想去看看那里。她们都好吗?她们是好的。我想。那简直是种瞎清白。雪下的还是不够大。再大些就好了。把啥都盖住。啥都看不见。就是白。那样我会快乐。先雪盲然后我就瞎了。快乐的瞎子。这象一个痴呆,在对人讲他弱智的梦。不能再眼睁睁盯着看雪了。白雪的下面太龌龊。再用力看就看透了。那简直是玷污纯洁。猛记起一句话:一个好男人,要一个肚子里怀着爱的好女人。眼睛还是有些疼。眼睛疼痛的人就是不敢触目那燃烧在别处的赤刺烟火。甚至不能长久地了望一次遥远的白雪。这会让自己的人生很肿疼。春来了,冬却不去。这般光景没有生气。面朝大海毫无波澜,人心死板,挂满了蛛丝。日子依旧,如同冷冻在冰箱里。森冷,但结实。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